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小说

掏枪谈感情耽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亏霓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17-10-17 11:06:32来源:绅士动漫
 

掏枪谈感情是作者写的一部耽美类型的小说,小编第一时间为书迷提供掏枪谈感情最新章节,掏枪谈感情txt全集下载,掏枪谈感情全文阅读,掏枪谈感情全集txt下载最新用户观看阅读体验尽在奇热APP。

免费下载“掏枪谈感情小说掏枪谈感情APP”,方便快捷、随时随地想看就看,下载掏枪谈感情APP搜索“掏枪谈感情 ”即可在线阅读(小说TXT支持免费下载离线观看)。

免费在线无弹窗阅读地址:掏枪谈感情小说在线阅读

安卓手机点击:掏枪谈感情小说安卓下载地址

苹果ios手机点击进行:掏枪谈感情小说苹果ios下载地址

关注微信公众号,免费无广告,看小说更方便:txt3033

免费小说微信公众号

或者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掏枪谈感情小说txt章节节选

“何小舟先生,你是否愿意娶齐安妮小姐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何小舟笑的特别开心,他穿着白色的礼服有着和以往不同的帅气,他抬眼扫视了一圈底下的来宾,警局的兄弟们都在起哄,最后何小舟把目光定在新娘的脸上,说出了那句“我愿意。”

“齐安妮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何小舟先生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

乔与君坐在来宾席上不停地往下灌酒,他看不得现在新娘的微笑,更看不得何小舟的幸福表情,来参加这场婚礼简直是在他的心上捅刀剜肉,他暗恋了何小舟那么多年,就在他将要表白的时候,何小舟递给他一份请帖,大红的的底,金色的喜字,不用翻开看内容他也知道这是一份结婚请柬,但他仍不死心的询问“小舟,这是什么?”

何小舟笑着对他说“我要结婚了,婚后我要带着我妈出国,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见面,所以你一定要来!”

乔与君看着笑的眯起眼睛,笑出两个酒窝的何小舟,他真是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乔与君又灌了一杯酒,抬头时新郎正在亲吻新娘,他觉得口中苦涩,只想用酒再冲刷一下自己的心情,他手里拿着杯子刚刚抬起,旁边的同事就挡住了他的手“小乔,你怎么了这是,怎么竟闷头喝酒了,你看新娘多好看!”

乔与君把手绕过同事的胳膊又是一口一杯一饮而下“我高兴。”

婚礼结束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乔与君喝得妈都不认识了,被两个同事左右扶着准备往会场外面走,乔与君喝醉了很老实,不耍酒疯不胡闹,就是眼圈通红,脸颊也泛着粉色。

乔与君脚下虚浮,胃里翻腾,没走几步就撞在了一个人的后背上,这一碰撞惹得他胃里的东西直接翻涌上来,喉头没锁住一口酸水喷在了那人的西服上。

两个同事见了赶紧给人道歉,被吐那人穿着浅金色的西装礼服,头发梳的整整齐齐,身材高大,当时正在和人说话,手中还端着酒杯。

乔与君看见那人转过身来,眼睛直盯着他手里的酒,两边同事还在道歉,他不由分说挣扎开来伸手就去抢那酒杯,抢到手中二话不说咕咚咕咚就喝了下去,喝完往前一扑正好倒进那人的怀里。

“先生,真是对不起,我这朋友喝醉了……”

任显扬看着扎进他怀里的人,也没嫌弃他嘴角挂着秽物,挥手打断了那两个人的道歉。

“没事,我看出来他喝醉了,不过我的西装确实挺贵的,让他吐成这样他得赔啊,要不这样,你们先走,我给他找个酒店,明天他清醒了我和他算算账。”

那两个人面面相觑,这种事他们还是第一回遇见,并不知道怎么办,会场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新娘新郎正好见这边围着人就走了过来,一来就看见了怀里倒着一人的任显扬,任显扬显然是新娘的熟人,新娘和他打招呼的时候分外的亲切。

“显扬,怎么了?”

任显扬努努嘴示意看他怀里,这时候乔与君像是极其配合似的在任显扬的胸口蹭了蹭寻找舒服的位置。

“你们两个不用怕我把他怎么样,明天找他要了赔偿我就放人走。”

任显扬笑着冲着那两个人打包票,何小舟也看出了是乔与君,他觉得有些尴尬,于是张口劝那两个同事没有问题,几句话过后乔与君最终还是被留给了任显扬。

任显扬真的是扛着乔与君走了一路,他在会场的时候就注意到乔与君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进入会场之后就对这个愁眉苦脸的男人多看了两眼,之后他便着了魔似的不停地看过去,他看到他郁闷的喝酒,喝到眼神迷蒙,脸颊微红。

任显扬突然发现坏了,他身体起反应了。

乔与君本不应该是他感兴趣的类型,他喜欢男人,但他喜欢那种纤细瘦弱,带着点娘气的男孩,要说什么听什么,主动点更好,当然所指的不过是那种方面,也仅限于解决那一个方面,他可没有想过和一个男人过一辈子。

而乔与君打破了他的惯例,他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奇怪的兴趣。

典礼后,乔与君的“投怀送抱”实在是和了任显扬的意,他正发愁怎么解决被这个男人勾起来的火,这时候他就自己送上门来了,他哪有放过的道理。

乔与君被任显扬扛着,胃部受到压迫,又是一阵想吐,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放我下来,我想吐……”

任显扬理都没理,扛着人直接往他早就定好的酒店房间走去。

进了房间,任显扬把乔与君从肩上甩下来直接扔到了床上,这一下可不轻,乔与君醉醺醺的还有些职业习惯“别动!我是警察,你怎么敢袭警!”

任显扬笑笑,二话不说就开始脱衣服,衣服一件件被脱下来被他直接扔到地上,显然他还是有些嫌弃的,那上面的味道确实不好闻,脱光了自己他就收拾起乔与君,乔与君这时候才显现出不老实来。

“小舟,我喜欢了你好多年,高中就开始喜欢你了……”乔与君说着就往任显扬身上蹭,任显扬知道乔与君说的是谁,何小舟长得秀气,要说起来应该是他喜欢的类型,然而他今天却偏偏一眼也不愿意看何小舟,却把视线全都放在了乔与君的方向,任显扬这时候心里对乔与君和何小舟也有了个大概的事件轮廓,于是他对于一会要对乔与君做的事情多少减少了一些罪恶感,虽然具体分析,乔与君和何小舟怎么说乔与君也会是在上面的那个,现在虽然要被压在下面,但起码他没有硬上一个直男。

“你和何小舟做过吗?”任显扬不只是好奇,他真的有些洁癖,他喜欢干净的,生涩的,雏最好。

乔与君被任显扬一件一件往下扒衣服倒是听话没有反抗,但被问及何小舟的问题,他似乎表情一瞬间就变化了。

“做过?什么做过?我就是喜欢何小舟!”最后一句乔与君几乎是喊出声的,任显扬听着笑了笑,挺好,他就喜欢这种前后都没开发的,干净,紧实。

乔与君从警校毕业,身上没有赘肉,小块的肌肉也有不少,皮肤不是很白但也不黑,腰细腿长的还挺顺眼,虽然这不是任显扬往常的口味,但偶尔一次,任显扬倒还觉得挺新鲜的。

等任显扬把人剥干净了,再扛进浴室,乔与君几乎快要睡着了,倚在任显扬身上嘴微张着脸颊泛着红晕。酒店的浴缸并不大,两个人和洗的确有些挤了,乔与君被任显扬抱着这挫那揉的睡不踏实,一个翻身,屁股朝上就趴在了任显扬的身上。

任显扬可没给别人洗过澡,以前的床伴他几乎不会留其过夜,更不用说事前事后的清理,而这次对于乔与君,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愿意费心费力的还给他洗洗澡,任显扬也没多想自己总结就是,想干,嫌脏,洗干净了做个舒坦。

任显扬看着趴他身上的乔与君,入眼的正是乔与君腰部下方臀部的起伏,任显扬的经验丰富,他不用伸手去摸都可以看出,乔与君臀肉的紧实。

任显扬伸手在乔与君的后腰上捏了捏“醒醒,我可不愿意和一个睡着了的人做。”

乔与君被捏的微微睁开了眼,嘴里呜咽一声“我困……”

“后面干净吗?有人用过没?”

任显扬把手下滑捏了捏乔与君的臀肉,皮肤挺滑,肉也紧,就是他还不放心乔与君是否真的干净,于是手指扫过臀缝后又挤进两瓣臀肉中间摩擦了几下。

“你干嘛!别碰!”乔与君即使醉酒也还是有些防范意识的,那种地方让人摸了,他一巴掌打在任显扬的脸上,瞬间被他打过的部位就起了一片红印,任显扬用舌尖在嘴里将被打的那半边脸顶起,然后啐了一口。

“操,手劲倒是不小。”

任显扬被这一下弄得有些急了,他哪让别人打过,他是标准的大少爷,身上的肉比金子都贵,能叫别人使劲招呼这么一巴掌没把对方弄死已经是他今天心情好了,任显扬有些生气,他直接把乔与君捞起来,两个人身上的水都不擦,就把人给扔床上去了。

乔与君被扔到床上翻了个身,又是个屁股朝上脸朝下的姿势,任显扬嗤的笑了一声,心想着你喜欢趴着睡,正好。

嘴里说了一声“欠干”,任显扬直接伏到乔与君的身上,低头咬了一口乔与君的肩膀。

乔与君口中有微微的呜咽声,却始终没有动弹,任显扬最听不得这种小猫似的声音,抓心似的又疼又痒,任显扬底下那个大兄弟早就石更了,挨着乔与君的屁股蛋蹭了好几下,之后任显扬放开乔与君的肩膀凑到了他耳边吻着他耳廓的问“怕疼么?”

乔与君半睡半醒,听没听见都不一定,哪还能回答,任显扬显然也根本就没想得到回答,在乔与君耳边笑了一声,任显扬又说了一句“怕疼也得给我受着。”

乔与君确实是个前后未经开发的,而任显扬却是老手了,他知道怎么让自己舒服,也知道怎么让对方舒服,但乔与君似乎有些激怒了他,他这次真的是完全没有考虑对方,而全顾着自己发泄了。

乔与君享受了任显扬的事前清理,他可没福气再享受一次任大少事后的清理服务,转天醒过来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腿根黏腻,腰要折了一样的疼。

任显扬显然睡得很好,神清气爽,早早的把自己收拾整齐,乔与君醒过来的时候,任显扬正坐在沙发上签支票,看见一脸茫然被子遮胸坐在床上的乔与君,任显扬迈开长腿走了过去,把他签好的支票伸到乔与君的面前。

“我西装被你吐了,要赔偿的的钱扣除,你是个雏我给你多一些,不过你也喜欢男人,也不算吃亏,差不多就是这些钱,也够你花一段时间的,要是花没了还想找我,我再给你留张名片。”

乔与君什么也听不懂,他也不认识面前这人,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怎么来的酒店。

但他稍稍一动就扯得后面生疼,腰也疼,他伸手揉着腰,似乎脑内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他很早知道自己的性向,相关文学作品,钙片,他都看过,加上他还是知道自己昨晚喝醉了这个事实的,于是这是怎么回事他似乎有些猜想了。

他瞪了任显扬一眼,伸手想要摸摸自己的后面来确定,却被任显扬的一声笑给打断了“装傻?昨天晚上,我把你,睡了,这些钱是给你的,拿着吧,起来把自己洗洗干净。”

乔与君听了任显扬的话眼睛瞪得老大,他是个gay不假,但他一直觉得他起码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做这种事情,现在这算什么啊。

乔与君揉着自己酸疼的腰挥开了面前的支票“我收了你的钱是我卖淫,我不收你的钱是你强奸!”

任显扬听了乔与君的话觉得这人真是有意思,他把支票收回对折塞进口袋,外套一穿人模狗样“我不给你钱叫一夜情,我给你钱叫包养!知道吗小警察?现在,咱俩一夜情关系结束,你爱找你的何小舟还是谁的只要你自己不把这事说出来也没什么影响。”

乔与君根本不知道他昨天晚上暴露了自己的职业暴露了自己对何小舟的感情,听着任显扬的话他心里别提多堵得慌了“你这是强奸!犯罪知道吗?”

任显扬看都不看乔与君,低头闻了闻他身上西装的味道,一脸嫌弃的转过身去,打算离开,临出房间的时候和乔与君说了一句“起来洗个澡赶紧退房走,超过中午要多加的钱,估计你付不起。”

随着门被关上的声音,乔与君眼眶有点红,他这是上辈子缺了多大的德啊,失恋不说还让人给上了,还是个混蛋玩意,他抬起手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随着一声脆响,乔与君只觉得手和脸都生疼“妈的,不是做梦!疼死了……”

任显扬出了酒店,门口早就有车等着他了,上了车,旁边坐着的秘书皱了皱眉头,却还是保持着原本的表情,但任显扬还是发现了秘书表情的些微不同。

“闻见味道了?昨天让人吐了一身,没来得及换。一会经过商场你去给我买身新的,然后我们直接去机场。”

“任总,这回这个不用安排一下吗?”

这秘书跟着任显扬太多年了,他知道任显扬的习惯,任显扬养的床伴全国各地都有,他到一个地方就要买套房养一个,下次再去的时候用着方便,这次的乔与君却是不一样的,他对着秘书摇摇头“不用,这回这个不合口味,下次再过来再找。”

任显扬可不会说,他本来是想把乔与君包养了的,可人家不要他的钱拒绝了。

秘书又皱了皱眉,心想着头一次啊,往常没有过这套路的,不合口味你昨天晚上把人带去酒店?以前基本不和床伴一起过夜的,这回你快中午才出来?不合口味,你让他吐了一身没把他脖子拧断了,还带去开房?

秘书心理活动极其丰富,但脸上却一直一个表情,任显扬明显的不知道秘书的想法,坐那抱着电脑处理起文件来。

秘书看了看任显扬的面部表情,还是没忍住,打听了打听到底是何方神圣把任总给弄得这么不一样了“任总,昨天那个长得好看吗?”

“嗯?背入,没看脸,后面倒是特别紧。”

秘书没想到任显扬会这么回答,他表情没变,但脸上却红了,不敢再说话了。

任显扬隔了一会不知道是想起什么了又补了一句“哦,屁股长的挺好看的。”

更多>>

最新小说